当前的位置:泉州网站建设 > 新闻中心 > 互联网 > 正文

硅谷精英回国一年记——是希望,还是希望破灭?

来源:泉州网站建设   时间 : 2018-11-09 18:24  编辑 : 泉州网站建设

2018年夏天,在担任中国一家知名独角兽公司技术总监不到一年后,36岁的张昂打包行李回到了他熟悉又陌生的硅谷

“但在中国却越来越多。TMD(头条、美团、滴滴)、小米、拼多多上市,带给了工程师很多机会。”他表示等他所在的蚂蚁金服上市或者回国呆满四年,他就可以轻松兑换几十万美金的股票,回到美国给媳妇、孩子购买一套硅谷黄金地带帕罗奥图市的学区房。

失意的硅谷,逐渐走失的活力

“从2016-2017年,中国风投界投给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的资金占全球所有人工智能风投的48%,首次超过美国。”他在新书里这样写道,并指出人工智能的发展除了依赖硅谷长久以来擅长的研究能力外,也非常依赖于现实应用和大量的数据积累,而后者却是中国科技公司的强项——单单是手机支付所提供的数据,中国就是美国的50倍了

“原来觉得一个人带孩子其实也没什么难的。但老公回了国,家里一旦遇到点事情,连个搭把手帮衬的人都没有。”一位老公回国加入创业公司,目前独自带孩子生活在硅谷的女生告诉硅星人。“现在白天完成自己的工作,下班接孩子做饭,给孩子辅导功课,周末还要一个人送孩子上兴趣班,几乎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时间。”

“我2017年刚加入头条的时候,那时候主要产品就是今日头条,DAU才8000万,西瓜,火山,抖音等产品才刚刚尝试,用户量都还非常小。但也就一年多,抖音国内日活超过1.5亿,抖音加TikTok全球月活超过5亿,西瓜和火山小视频的增长也非常迅猛……所以我从负责头条广告算法,到现在负责的范围也随之变大,所有流量的变现算法我都负责。” 杨晓峰表示。

硅谷的神话似乎在破灭——目前在Google工作的张风(匿名)向硅星人表达了这样的担忧,并把当前的硅谷形容成一列“越走越慢”的火车。

总之,一条鸿沟挡在了硅谷华人的升迁路上,甚至让华人工程师们在一定的中层管理职位上停滞很多年,久而久之就生出了“就这样吧”的养老心态。一句话说:就是对职场升迁(career path)不激动了。

回到硅谷,一妻一女一宅一狗的生活才是让他觉得踏实的,尽管就在一年前决定逃离硅谷回国时,他在抱怨这种生活“死气沉沉”。

“硅谷人在创业和创新这件事上,变得越来越保守。越来越多程序员选择了‘瘫’在大公司里Rest and Vest,拿着高额工资和股份,但却很少拼命工作,更不愿意冒着大风险去创新。”张风说。


不过,比起身体累,硅谷的工程师们似乎更担心国内复杂的同事和上下级关系。杨建朝坦诚这样的担忧阻碍了大部分跃跃欲试的硅谷工程师。

“现在我每天要思考团队该怎么分工,各团队职责,以及他们该如何配合及边界在哪里等,管理及团队架构上的经验得到很大成长。” 杨晓峰说现在的自己更能跳脱出正在做的某一件小事,而是从业务整体角度解决一些问题。

实际上,越来越多的硅谷华人工程师在“留在硅谷”和“跳槽回国”之间摇摆。按照Boss直聘2017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有16.2%的留学生毕业后选择回国到互联网行业发展,较三年前提高了3.1%。此外,这份报告指出,回国技术人才中,数据分析师成为留学生回国后选择最多的技术类职位,比上一年增幅超过40%。而算法工程师,Python工程师等工程师职位也相较前一年增长超过30%。

“一些硅谷公司一开始成长很快。但上市以后,(对于人工智能前沿技术的探索)就变得趋于保守。”杨建朝说。Snapchat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开拓很大程度上被自己的资金状况和业务规模掣肘,他(在Snapchat时)带领的计算机视觉团队很难在公司争取到足够的资源。这也最终导致杨建朝放弃大把还没有兑现的股票,毅然离职。

在硅谷,很多华人工程师们每天就是10点多去公司,忙一会儿就吃饭了。下午工作几个小时,等到晚饭时间再蹭个晚饭就可以回家了。 “如果你说养老,这种日子很完美。但我才30岁。”

要回,赶紧回。他给出了衷心的建议。

“想要回国的工程师一部分也是冲着高额的薪水。”一个已经回国加入蚂蚁金服的硅谷工程师告诉硅星人说一旦你想回国,或者只是注册一个国内的求职网站,就会收到不少来自中国科技公司HR的骚扰,给出的待遇也是让人“受宠若惊”。“对于关键的人物,中国科技巨头们是舍得下本的,甚至100个月的年终奖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情。”他说。

硅谷精英回国一年记——是希望,还是希望破灭?

比硅谷更硅谷,外国的月亮没有比较圆

“过去十年,我在中国、美国,北京、硅谷之间摇摆,让我已经不能确定哪里才是家。”张昂告诉硅星人,“在美国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个中国人。但是回国的时候,发现自己和身边那些真中国同事思维又不太一样。”

而在让头条变得“比硅谷更硅谷”这件事上,头条CEO张一鸣做了不少努力。

而成为三万分之一久了,人也就懒了。

在硅谷,华人工程师在管理岗位升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和硅谷的白人、印度裔工程师升迁比例形成鲜明对比。

“22岁出国之后没有见过北京的春天和秋天。结果真的回去了,倒不适应了,像个局外人。”

杨晓峰讨厌这种每天繁复工作却没什么影响力的螺丝钉的感觉,终于忍无可忍,在2017年新年一过完,就打包全部家当回到中国,加入了当时只有几个人的头条的广告算法团队。

杨晓峰在Facebook工作时只有E4的级别,并不算多么亮眼,甚至没有带过团队的经验。但来到头条后的一年半,他已经跃升为头条算法团队的负责人。

猜你喜欢

泉州网站建设 | 南安网站建设 | 泉州汽车网 | 南安汽车网 | 泉州房产网 | 南安房产网 | 南安购物网 | 南安人才网 | 分类信息网 | 网站发布网

公司简介 | 商业合作 | 广告中心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8 www.qzwzjs.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8011963号 邮箱:info@qzwzjs.com 公司地址:成功街水岸帝景A区

服务中心: 0595-86036039 联系QQ:2076448248

天辉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