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泉州网站建设 > 新闻中心 > 互联网 > 正文

战投之王:蔡崇信、刘炽平和刘德的精密战争

来源:泉州网站建设   时间 : 2019-02-02 09:04  编辑 : 泉州网站建设

“阿里投资部差点害死锤子手机!”

提示:全文长达20585字,阅读至少需要60~80分钟,建议收藏后分章节深度阅读,点击配乐循环播放获得更佳体验。

这个人非常厉害,只要是打米家和米标的产品必然会有产品经理介入,通常的情况要么是我们去他们这里,要么是他到我们公司来,只要有新品后续要上线,那么3~4个月时间里这个人将会是最终拍板,决定生杀大权的人。 从思路上来说他的目标就是要把你的价格压下来,他主动帮你找一堆性价比更好,更便宜的材料,通过这些产品经理都是供应链出身的人,因为成本下去了东西才能达到BOOM的效果,小米的产品经理甚至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 但是除了米家标意外的产品,这些人就不会介入了,因为我们自己的品牌没办法上小米商城,只能上天猫旗舰店和京东这些电商平台,但是有品方面可以。

一位接近小米管理层的朋友向「朱思码记」透露,在上市后小米内部架构发生了一次新的架构调整,此前由尚进掌管的互动娱乐部门被拆分成了互联网1、2、3、4部,而作为雷军心腹的尚进在此次调整后被调往其他业务,这仅仅只是所有互联网公司在上市后人员动荡的一个征兆。

腾讯,不需要如果      

小米生态链企业CEO与小米核心团队关系示意图(非官方)

来自小米生态链的一位朋友告诉「朱思码记」,被投公司和小米甚至没有KPI协议的存在,即便是商家想退出小米商城和有品也没问题,当前被投公司和投资方仅仅只是厂家与渠道的关系,而入场券则是双方建立的投资关系。

不过今天,上市后的小米投资部旗下的涉及项目和顺为资本的庞大枝系已被连根带出——仅次于阿里、腾讯的战投帝国已经不再只是一个说法,甚至是连当前小米投资布局最大的IoT生态链自诞生之日起就是为了绕开当时的BAT而精心打造的。

“蚂蚁和集团从来是两套体系和风格,蚂蚁的思路是只要跟金融、支付相关的,他们就会去投,如果是电商相关的,集团都会去投。但是问题是集团这边把电商投的都差不多了,且随着支付和电商的关系越来越近,所以在一些项目上就相撞了——譬如无人货架,于是电商方面的就给了集团投资部一个优先投资权,两边现在还是按照行业分工的,跟谁大谁小没关系。争道的问题,刚刚孙权(胡晓明)调来当蚂蚁总裁以后,情况会好一些。”

「Joe蔡是一个把事情想的特别明白的人,他做事情的严谨可能跟他早年做律师有关系,有一次我观察到他看亚马逊财报的时候是一个字、一个字看的,而不是通常我们习惯性直接先翻到利润表一页。他的逻辑是ABCDEF你必须告诉我A和F之间的关系,如果BCDE连不起来,尽职调查就没办法过他这关,如果你想用意识流的故事打动他,可能他会把你开掉或者拒掉你,因为他觉得你这样的人做不了投资、或者不适合创业。」

从2008年至今,在三种不同价值观和企业发展路线的驱动下,蔡崇信、刘炽平和刘德依据个人风格与企业发展路线分别构建了有关资本回报、战略执行与企业控制力层面的三套战投方案,只不过作为躲在马云、马化腾和雷军闪光灯背后“试图用最低代价确保胜利”的三位军师,他们的悲喜故事尽在幕后。

关于腾讯投资历史上是否已经出现过险情的说法,一位接近滴滴高层的朋友向「朱思码记」讲了一个故事:

蔡崇信

2. 其次,小米控制力的执行者来自于小米公司派出的两个人:一个名叫“产品经理”,另一个名叫公司负责人。

“我们每年都要开一次小米家宴,这个跟其他公司年会不同,我们是‘家人’而不是合作伙伴,所有生态链里的被投公司CEO的关系都是兄弟。 每一年家宴最有意思的是看大家今年的桌位号,凡是跟雷总一桌的基本都是全网销量排名业绩最高的大阿哥,二阿哥,三阿哥,前几年主要是紫米张峰、智米苏峻、华米黄汪,但去年印象很深的是石头科技的昌敬因为扫地机器人卖爆了就成了大阿哥,家宴他就坐在雷总边上。”

面对上述几个疑点,国内某顶级投资机构的一位董事向「朱思码记」分享了自己的经历:

“很多老人,雷总的老部下,公司老的产品经理最近都出去创业了,现在情况是他们带着一个内部孵化的产品,然后离职了变成外部被投公司了,这个就是个问题了——大家知道雷总是喜欢投熟人的,既然你离职创业且知道集团喜欢认识的人,那是不是可以串通一气了? 之前链内有个老人手机的项目,说实话产品很不好,定位低于红米了明显做不起来,但是创始人跟了雷总很多年,雷总素来有情有义就不断的帮不断的救他。可是这是不是在给外界一个暗示?

1. 首先,小米对生态链的投资是否能真的满足被投公司对资金的需求?

  • 生态链外:隶属于CFO周受资的团队管辖,涉及游戏、内容、文娱、硬件制造商,与顺为资本的关系极为密切,但与生态链内产业并无直接关联,财务投资目的为主。

    今天小米的战投如同一个围城,城外的人想进来,城里的人想着出去。它像毒品一样充满诱惑且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让城里的少数人敬而远之,并试图追寻出城的捷径,但依然无法阻挡城外多数人不顾一切的涌向内城甚至翻墙而入,其原因仅仅是因为它那高耸壮美且越筑越高的城墙。

    战投之王:蔡崇信、刘炽平和刘德的精密战争

    • 抛开上述两点,罗永浩本人和锤子科技是否值得阿里集团战略投资?

      但令人意外的是小米上市前夕的认购中,雷军却拿到了来自二马的支持,一段英雄惜英雄的佳话仿佛在账户上一串天文数字跳动的背后,诉说着三位领袖长达20年的中国互联网往事。

      “王兴当着面把两只脚放在桌子上,开口就指着慧空的鼻子问:你觉得京东会上天猫吗?他的逻辑也很简单,阿里开始投资美团就是动机不纯,因为是先收了他做干儿子然后又派亲儿子来打他,既然阿里也要做团购,那就干脆退股别收美团做干儿子,现在聚划算跑来跟美团谈合作就是伪君子”

      举例生鲜赛道,易果生鲜作为阿里战投的嫡系公司曾经独掌天猫超市生鲜行业运营权近5年,直到最近才交班于直系血缘的盒马鲜生;但反观腾讯方面,尽管存有京东,每日优鲜两个战投项目,和一系列财务投资的合作伙伴,且上述伙伴在微信生态圈之外都与盒马、天猫超市存在强烈的竞争关系,但至今微信生态圈的生鲜行业依然没有出现一家类似易果鲜生这样拥有独立行业运营权的被投公司。

      2014年4月,阿里巴巴集团投资部悄然间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变化:原架构上隶属于全称为“阿里巴巴集团战略投资和发展部”的“阿里资本”被取消,阿里对外投资业务仅保留战略投资。

      其实我现在想起来真的挺害怕的,因为如果那天晚上我跟平常一样去打桌球,或者忘了写邮件这个事情,是不是就没有“微信”或者由其他团队做出一个完全不同的产品,是不是就没有今天这个局面了?

      而据饿了么一位早期管理层成员向「朱思码记」透露,张旭豪本人和饿了么内部从一开始就更倾向于腾讯阵营,这尤其表现在2016年前饿了么对外公开的7轮融资中有4轮的资方都来自腾讯和腾讯系被投企业,且在没有美团可选的情况下,腾讯彼时或许只能选择继续增持赛道中排名第二的饿了么。但随着美团和大众点评突然合并后的倒戈,饿了么料想的剧情在转瞬间的急转直下,于是在走投无路且即将弹尽粮绝的情况下不得不接受已经吃过美团教训改组后的阿里投资部。即便是蔡崇信所给出的估值和条款强势到让张旭豪跳起来拍桌子(引自-《财经》杂志原文),以及业界关于“阿里式投资”的名声有多么“显赫”,饿了么也别无选择只能接受。

      腾讯一家被投公司的CEO向「朱思码记」坦言,腾讯投资风格与阿里和小米相比之下:代表公司意志的目的性几乎是最弱的,且非常接近于投行。

      战投之王:蔡崇信、刘炽平和刘德的精密战争

      随着上市后,部分老员工的套现离场,未来大量来自前小米的创业者将出现在创投圈,而对于小米投资部而言如何控制并处理好投资者关系,特别是在处理前员工与公司关系的问题上,恐怕将是对雷军和其管理团队在内的一次重大考验。因为在处理这个问题上,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大厂也同样存在类似的隐患和顾虑,但身为创始人认人为亲的问题上相比AT,小米更为严重,其后果也更为可怕。

      显然只有走过弯路,才最能确信当初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一位前蔡崇信团队的朋友总结道。

      战投之王:蔡崇信、刘炽平和刘德的精密战争

      历史上曾经以10亿美元战略投资阿里巴巴,一度是全球最强互联网公司的雅虎正是由于自身战略上的不思进取,后期干脆奉行投行化的资本运作且又接连亏损,导致今天除了手持市值近数百亿美元市值的阿里股票外,几乎一无所有。

      如果简单的从小米投资的风格上看,对比纯战投且强调控制的阿里巴巴,以及财务投资为主来建立松散邦联以构建生态圈的腾讯时,小米采取了一种50%A+50%T的“中间策略”:

      战投之王:蔡崇信、刘炽平和刘德的精密战争

      参考资料:

      2018年9月11日,罗永浩炮轰腾讯投资并购部,原因仅仅是其否认了罗永浩宣称腾讯有意要投资“子弹短信”的这个说法而丢了面子。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继点燃“阿里式投资”的说法后,2018年伴随着与字节跳动交恶的大背景下,腾讯投资部接替阿里投资部俨然成了舆论攻击的新目标:2018年最新Q3季度利润中占比高达37.55%的投资收益,使腾讯投资业务成了外界过去一年唱衰和攻击腾讯的核心要点——依靠财技获利,功利和短视且缺乏创新能力的公司。

      但这绝不是第一次。

      令人感到巧合的是,就在本文涉及被投企业反抗控制权问题的访谈间隙,一条关于阿里被投公司——OFO创始人戴威被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限制消费令的新闻,和OFO退还押金发生挤兑的新闻传遍全网。与此同时马化腾在朋友圈将OFO的溃败原因直指本轮访谈中所提到的veto right问题。

      小米创始团队全家福:左2为负责米聊的联合创始人黄江吉

      2018年5月7日,当ZEALER创始人王自如与罗永浩的论战进入第四个年头,并随着坚果R1的评测而矛盾激化时,老罗把两人矛盾指向了王自如的天使投资人——雷军。尽管Zealer的天使轮并非源自小米投资部而是来自顺为资本,但由于锤子跟小米之间的同行竞争关系,且又因为顺为基金和小米同属雷军创办企业的背景下,此种阴谋论的说法让雷军感到一些尴尬。

    可事实上,即便是投行同僚对于腾讯投资的疑惑、异议仍不在少数。来自国内某投资机构的一位高层向「朱思码记」抱怨了一系列关于腾讯投资种种举动的疑惑与不解:

    正当蔡崇信完成投资策略转型的第三年,没人想到罗永浩挑起了话题。

猜你喜欢

泉州网站建设 | 南安网站建设 | 泉州汽车网 | 南安汽车网 | 泉州房产网 | 南安房产网 | 南安购物网 | 南安人才网 | 分类信息网 | 网站发布网

公司简介 | 商业合作 | 广告中心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8 www.qzwzjs.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8011963号 邮箱:info@qzwzjs.com 公司地址:成功街水岸帝景A区

服务中心: 0595-86036039 联系QQ:2076448248

天辉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