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泉州网站建设 > 新闻中心 > 互联网 > 正文

降额封卡,信用卡危机会来么?

来源:泉州网站建设   时间 : 2019-02-02 20:33  编辑 : 泉州网站建设

前期过度授信、可用支付能力坍塌、零售信贷供给流行性收缩,是信用卡风险的三个主要来源。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880.98亿元,占总应偿信贷总额的比例为1.34%,环比增长16.43%。信用卡的逾期率出现了上升迹象。

用工需求缩减影响不大,但仍需注意失业扩大的可能性。猎聘网全球职业发展中心(GCDC)对全国1200家企业进行调研,发现2018年第四季度,招聘计划同比和环比均呈现下降趋势,企业的招聘需求开始放缓。这反映了实体经济用工需求的缩减趋势,会使摩擦性失业人群再就业难度加大,导致其所持有的信用卡违约风险扩大;也会延迟应届毕业生进入职场的节奏,会减缓信用卡规模增速。

支付能力塌缩风险多大?

我国信用卡人均持卡量远低于韩国,即使仅考虑9.7亿有央行征信档案的人群,2017年底人均0.61张,而韩国是1.77张。

十年来,信用卡业务增速平稳,应偿余额在贷款总额中占比尚不足5%。

降额封卡,信用卡危机会来么?

截止目前,从前期授信、支付能力风险以及零售信贷总供给量三个方面衡量,我国信用卡总风险敞口不大,但需注意房价下跌和失业扩大的风险。

2018年年底,多家银行对信用卡进行了降额,甚至也出现了封卡的现象。

虽然人们注意到了银行对信用卡进行调额的现象,央行的数据也显示信用卡的逾期率出现了上升趋势。但即使是上市银行,对信用卡业务数据的披露也非常有限。

降额封卡,信用卡危机会来么?

2018年年下半年在经济下行趋势下,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仍保持平稳。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目前仍平稳保持在8%的水准,并未出现下跌迹象。

一位银行从业人员告诉消金界,到了年底,为了冲业绩,会提前进行额度的调整,将有些信用卡用户的额度降下来,给到产生利润比较多的客户,这算是年底的常规操作。

文|消金界

房贷、车贷是有抵押物的,如果抵押物不足值,银行会要求提前还款来降低敞口,否则银行有权变卖抵押物,违约代价当然要比仅是计入征信的信用卡要高。当房贷需要提前还款,就会对其他各种形式的个贷形成“虹吸”效应。

信用卡现金借款也受到较严格的限制。《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第三十六条规定,贷记卡每卡每日取现不得超过2000元。且银行一般会为信用卡取现设置较昂贵的条件,例如高的手续费和利率,无免息期等。例如招行对信用卡取现规定的手续费是境内1%、境外3%,不享受免息还款,当日起按月计万分之五的复利。

居民对于还款重要性的排序是:房贷>车贷>信用卡/消费贷>网络贷款。 权衡利弊之后,人们的还款原则是:抵押物价值高的优先于价值低的,有抵押的优先于纯信用的,记录征信的优先于不记入征信的。

2014年至2018年,零售新增贷款分别为3.29万亿、3.87万亿、6.33 万亿、7.13 万亿、 6.91 万亿(1-11 月)。 2016年至2017年的高供给主要是住房按揭,但到了地产调控的2018年,前11个月的供给仍然高达6.91万亿,个贷供给扩大趋势不改。个贷在新增贷款中的占比也从2014年至2015年的30%抬升到2016年至2018年的50%。

“虹吸”效应的顺序则是:网络贷款>信用卡/消费贷>车贷>房贷,即先抽取自由现金,再减少可选消费,进而按照网贷、信用卡/消费贷的顺序来违约。所以,信用卡是有安全垫的。

以2008年底为起点来看,当时信用卡授信余额9805亿元,信用卡应偿余额仅1582亿元(代表客户使用了额度而形成贷款,使用率仅16%),而各项贷款总额达30万亿,信用卡应偿余额在其中占比仅0.52%。

此后,除了曾在2010年短暂地达到过高于40%的水平,信用卡授信余额增速一直保持在20%-40%区间,增速平稳。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信用卡授信余额为14.7万亿,应偿余额6.6万亿,在贷款总额中占比4.96%。

2007年至2009年,三年间信用卡不良率均在2.3%以上。一是因为次贷危机伤及出口、为治理通胀而采取过度紧缩的货币政策,导致了GDP同比增速迅速下跌,二来是信用卡处于拓荒期,银行缺乏经验和成熟的风控体系。

但是今年降额调整,与以往不同的是,规模比较大。既有满足监管要求避免吃罚单的原因,银行自己也意识到了风险,对信用卡不良率的容忍度没那么高了。

在几乎各个银行都喊出“零售转型”的口号下,信用卡发卡量激增。但是面对经济下行的压力,信用卡不良率会不会大幅度提升?中国的信用卡行业会不会重蹈中国台湾、韩国的信用卡债务危机?

与此同时,城镇居民消费性支出增速降至GDP增速以下,与可支配收入增速的开口扩大,这表明,我国居民在经济下行期倾向于节制消费。

因此,总的来讲,我国信用卡业务过度授信的因素并不显著。

近年来,金融机构个贷供给有扩大趋势,在新增贷款中占比提高。

一直以来,国民总储蓄率较高,应对支付能力坍缩具有缓冲效果。根据 IMF预测口径,我国国民总储蓄率平均高于美国27个百分点,高于中国香港20个百分点,高于日本19个百分点,相比于可比国家,我国居民能承担更大幅度的支付能力收缩。

消金界注意到,天风证券的一份研究报告,从授信、支付能力以及零售信贷总供给三个方面,衡量了当下我国信用卡行业的整体风险。虽然给出了一个比较乐观的预测,但是同时也指出了潜在的风险点:房价下跌与失业扩大。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文|消金界 2018年年底,多家银行对信用卡进行了降额,甚至也出现了封卡的现象。

实际上,2007年至2018第一季度之间,整体信用卡业务已经经历过两次不良率的上升。

而2013至2016年不良率也出现上行,主要是“四万亿”的粗放信贷投放负面效应从对公传导到居民部门所致。

前期是否过度授信?

尽管中国居民部门杠杆率近年来上升较快,相较于可比国家仍处于安全范围。 按照国际清算银行的统一口径,我国2018年3月的居民部门杠杆率升高至49.3%,但仍低于2000-2018年任何时点上美国、韩国、中国香港的居民杠杆率,距离美国次贷危机时的高点98.6%、韩国03年信用卡债务危机的65.9%、中国香港2001年信用卡危机的61%,都还有很大的差距。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除此之外,我国信用卡准入较为严格,原则上仅商业银行可以发行。据央行发布的《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1999),银行卡是指由商业银行向社会发行的信用支付工具,其中“银行卡”就包括信用卡和借记卡。

目前尚未出现失业显著扩大的迹象,但不排除在贸易摩擦加剧、经济持续下行的压力之下,失业问题加剧的可能性,而如果发生,失业人群的可支配收入将出现坍缩,信用卡违约风险将实质性扩大。

零售信贷总供给会收缩么?

    猜你喜欢

    泉州网站建设 | 南安网站建设 | 泉州汽车网 | 南安汽车网 | 泉州房产网 | 南安房产网 | 南安购物网 | 南安人才网 | 分类信息网 | 网站发布网

    公司简介 | 商业合作 | 广告中心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8 www.qzwzjs.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8011963号 邮箱:info@qzwzjs.com 公司地址:成功街水岸帝景A区

    服务中心: 0595-86036039 联系QQ:2076448248

    天辉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