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泉州网站建设 > 新闻中心 > 互联网 > 正文

细数网络直播这三年:当年关注的主播早已不在

来源:泉州网站建设   时间 : 2019-02-05 20:13  编辑 : 泉州网站建设

不过好景不长,明星的职业性质已经决定了他们不能每天在电脑前,做周期性直播,最后只能不了了之。就像近几年比较火的,XX明星去哪家公司担任个XXO,确实是一场很好的公关活动。

如今,作为第一批用户,多年后再看直播平台,登录许久未登录的账号,已是物是人非,当年关注的主播也早已不在。

2018年11月15日,国家网信办发布《具有舆论属性或社会动员能力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安全评估规定》, 对网络直播监管进一步加大力度。

在引进韩国主播的同时,直播平台还开始拉明星来做直播,以提升对网友的吸引力和媒体曝光度,这在有着娱乐圈属性的、王思聪的熊猫TV尤以引人注目,angelababy、陈赫、林更新的纷纷加入,开始带动一波粉丝增长。

2017年5月,网曝火山小视频以2000万天价从快手挖走天佑,让整个行业震颤,这是首个完全由直播平台捧红的主播,开出了“世界冠军”一样的薪水,成为了行业最后的疯狂。

尽管已经是快手、斗鱼和虎牙的股东,腾讯还是不忘给自己留一片自留地,2018年末,企鹅电竞连续签约小智,若风,帝师等顶级主播,开始继续搅动市场。

昔日的竞争者,纷纷掉队,虎牙、斗鱼开始逐渐接收其他平台而来的主播,行业形成双核心的寡头时代。

6月,YY旗下ME直播停止运营…

6月,王思聪手撕千万年薪的斗鱼女主播阿怡,称其作弊代打,成为电竞圈甚至直播圈的最大话题。

传统视频网站,B站、爱奇艺等推出的直播业务,依然起色甚微。

细数网络直播这三年:当年关注的主播早已不在

至于,屁股、吃鸡、冯提莫,那都是后来的事了。

不过,直播市场整体规模仍快速增长,2017年市场整体营收规模达到304.5亿元,比2016年的218.5亿元增长39%,行业洗牌后,形成了量到质的转变。

今年1月20日,“黄鳝门”女主角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五万,为此前的混乱时代画上句号。

2018年底,冯提莫“会计门”事件再被翻出,引发热讨;陈一发更是被挖出早年“侮辱南京大屠杀”的视频,结束职业生涯。

细数网络直播这三年:当年关注的主播早已不在

三年前,他们与斗鱼、战旗、龙珠等直播平台,一同走进我们的生活,并迅速占据大量青年群体。

不久前的S8,当小苍出现在韩国光州对校长进行赛后采访时,一身路人打扮的“神探”让人难以再寻觅当年的英气。

事实证明,即便行业版图逐渐清晰,但在没有确切商业模式,及独有的竞争模式下,新入局者仍有机会争夺市场,只不过这仅是巨头的游戏了。

一时间,百家争鸣,风光无限。

细数网络直播这三年:当年关注的主播早已不在

但最受关注的还要属,当年年底,熊猫TV引入尹素婉,在网传的2000万签约费外,更是配套专门翻译与豪华的直播间,待遇堪比国内明星。

中小平台开始不堪运营压力,损失主播,进而损失流量,损失资本的投资欲望,恶性循环,最终退出市场。

细数网络直播这三年:当年关注的主播早已不在

为此,直播平台开始尝试其他的线上业务做商业补足,如在2018年初火热的“直播问答”,成为各大平台争先抢夺的市场,但竞争门槛、成本相对较低,“大撒币”最后还是成了“大撒比”。

2018年8月,斗鱼组织主播到革命遗址、历史博物馆等场所参观,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学习。

只不过,这次直播平台显得比较大方——随便让你们播。直到2018年才完全反应过来,开始自己推出主播录像,小视频以及动态功能,构建生态壁垒。

再有就是上文提到的,多数知名主播的直播内容被今日头条、优酷、爱奇艺等平台瓜分,造成一定的用户流量损失,直播平台对动则千万年薪支出所获得的“独家内容”利用率明显不足,而且目前仍看不出有对第三方内容平台进行围堵的迹象。

2018年,冯提莫、陈一发、周二珂等一批以唱歌为主的主播,开始以各种形式被推广出来,如发行新歌、参加综艺、举办线下音乐会等。这类以优质形象示人的主播,开始成为各平台的宣传出口,变身“代言人”。全方位的包装与信息输出,让网络直播成为无法回避的主流文化现象。

如果说,资本在一开始催生了国内直播业态的繁荣,那么它在最后也带来了“千播时代”的消亡。

三年的时间,网络直播行业的竞争已经从明处,走向暗处,从快速化,走向积累化,成败不再由某一点决定,而在于全方位,要想维持现有的市场地位,需要多维度的发展,否则最终还是会大浪淘沙。

2018年,虎牙自制赛事“虎牙天命杯” ,线上+线下全方位布局;向直播综艺发力,自制节目《god lie》《Pick!天命圈》等;拿下五大LOL联赛、绝地求生联赛、手游联赛等赛事直播版权;斥千万美元拿下OWL的席位,自建守望先锋战队。

2018年,范冰冰偷税事件引发舆论地震,监管部门开始出手整治娱乐圈多年积累的问题,下发一系列文件规范行业。

热潮之下,曾有某家直播平台的工作人员和我谈到:“网上传的尹素婉日赚10万,其实是少说了,实际可能比这更多”。

在如此高压监管之下,一旦进行封站,或者责令有限期内整改,对于直播平台都是极大的损失。因此,直播平台、视频网站开始纷纷自保,对内容的审核加大力度,优酷、爱奇艺等平台也下架了大量的热舞视频。

从急剧吸引流量到优质内容的代言人时代

细数网络直播这三年:当年关注的主播早已不在

8月,龙珠开始限制其主播直播时间,节约宽带费,其后更是取消了游戏区的直播。

2018年6月花椒直播与六间房合并,同月,熊猫TV被爆欠缺主播工资,资金链断裂,主播纷纷解约跳槽,当家女主播Minana签约斗鱼。

出身草根的主播,没有明星的高格调,虽有时混杂着粗鄙之语,但却平易近人,市井之音,使聆听者倍感亲切。这时的直播平台,充满着“好人一生平安”的和谐。

猜你喜欢

泉州网站建设 | 南安网站建设 | 泉州汽车网 | 南安汽车网 | 泉州房产网 | 南安房产网 | 南安购物网 | 南安人才网 | 分类信息网 | 网站发布网

公司简介 | 商业合作 | 广告中心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8 www.qzwzjs.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8011963号 邮箱:info@qzwzjs.com 公司地址:成功街水岸帝景A区

服务中心: 0595-86036039 联系QQ:2076448248

天辉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