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泉州网站建设 > 新闻中心 > 互联网 > 正文

《流浪地球》导演郭帆:工业差距靠人力去补,拍成现在这样没有遗憾

来源:泉州网站建设   时间 : 2019-02-07 15:30  编辑 : 泉州网站建设

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可以留给“中国电影工业”的经验。2014年,他和其他几位年轻导演,去了派拉蒙参观学习,他意识到,中国的电影工业不仅落后在技术上,也落后在意识上,并不是给了农耕时代的人一套福特流水线,他们就能造出小汽车。

记者:像校服的设计,以及上海2044年奥运会这些细节,为什么要这么安排?

郭帆:像这种片子你得多拍,你才能多实践,能多总结出一些东西。我们为什么拍古装那么熟练,就是拍得多。你和一个道具师说,帮我做一个屏风,那很快就做好,但是你跟他说做一个未来的屏风……嗯?这是啥?

现在看到的反馈,大部分来自专业或者半专业的观众,他们知道这点电影的难点在哪儿,知道我们付出了什么,这里面有同情分,但普通观众可能直接对比好莱坞,如果对比《2012》可能还好点,万一对比《星际穿越》,那我就傻眼了。观众不会拿双重标准来对你,因为你是国产就宽容,不一定这样。

拍摄时候也总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中国电影几乎没有任何科幻电影拍摄的经验,好莱坞电影又领先太多,没法直接拿来借用。大多数时候,郭帆和剧组只能土法炼钢,用人力和时间去弥补工业上的不足,再经历数次停拍、延期、补拍之后,终于有了如今的《流浪地球》,让一些人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中国科幻元年”。

拍科幻第一步是要让人相信这个世界

郭帆:我们在拍这种国际友人的时候,我们不能把它当做一个真正的俄罗斯人,就好像好莱坞拍中国人一样,我们看来这些中国人怎么会这样呢?完全不对。但他们的观念里,中国人就是这样。他们拍是按照他们的思路,那我们拍可不就按我的思路,我们接受它就行,对吧?

在中国要拍一部科幻电影,做的也是克服现实引力的事情,这样的事情,郭帆觉得哪怕从头再来一次,也不一定做得更好。

我们找到的情感点必须和当下相关,电影核心是人和情感,如果我们的设置没办法产生共同情感的话,那就没什么意义。所以我们必须要尽量去找这样的东西,就是为了让你相信这个世界。

郭帆:对,需要你产生情感。包括和达叔(吴孟达)合作也是这样。达叔是一个喜剧演员,我们都很熟悉,但这里他演的是正剧,他离开的时候你会很心疼。其实我们是借用了达叔之前在大家心里的形象,来让大家产生感情,所以这个角色要有一些喜剧元素。

像在峡谷里有些挖掘机,我就说里面必须加上安全标语,平平安安把家还什么的。还有类似的,百年大计什么的。还有最开始地下城那部分,开始会觉得有些突兀,但如果没有这些,最后它要被毁掉的时候,你不会觉得心疼。你知道那里边有人,那地方有我们的生活,有我熟悉的东西。

记者:最后脱离空间站的休眠仓还活着吗?

记者:共情的第一步是相信。

郭帆:没有,一切都还是未知状态,没有上映,就没有最终结果。项目做了四年,像是跑马拉松,始终不知道终点在哪,不过现在好歹我看到终点线了。

记者:就好像一个经典的编剧套路,在电影里养一只狗,再把它杀掉。

我们跟我们的科学老师讲,让他帮忙算算洛希极限的那个点准不准。老师说好,那我带两个博士,要算一个半月的时间。我说那就算了,没这时间。

记者:拍摄时候会遇到什么样的理念问题?

郭帆:每天都在怀疑,每天都睡觉前,都在怀疑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之前剪辑时候还在怀疑,现在好一些了。

在中国要拍一部科幻电影,做的也是克服现实引力的事情,这样的事情,郭帆觉得哪怕从头再来一次,也不一定做得更好。

郭帆自己心里也清楚不足,他知道倘若和《星际穿越》相比,那自己肯定就傻眼了,“我们确实有差距,人家干了五十多年,我们这才是第一次。”

记者:如果不是因为父子关系,我觉得刘培强不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元年”的说法,营销噱头大于实际意义。电影是生意,也是艺术,从没道理规定,后来的电影会比之前的更好。即便是最擅长拍科幻电影的好莱坞,在无利可图之后,如今也逐渐放弃了这一类型,只剩下拥有最终剪辑权的寥寥几位大导演还有资格去尝试。

记者:过程要多长?

记者:遇到不可控的局面怎么办?

记者:点映观众的好评让你放心了吗?

电影里面有一句话,没有人的文明毫无疑义。你之所以称之为人类文明,是因为我们是人,人就是要有感情的。如果你绝对理性,我们根本不需要去推动地球。莫斯的计算说最终方案不可行,确实是对的,因为他没有计算牺牲,它不会把自己的牺牲算在里面,所以这事情成不了,但是人就能做到。

它没有选择去拍披着科幻外衣的爱情片或者惊悚片,也没有在美术或者道具上草草了事,甚至在这过程里,郭帆有了自己的“科幻电影方法论”,比如怎么建立和观众的情感联系,比如在布景不真实的时候,要让演员显得浮夸一些,反而能让观众体验更好。

我们连制造的基本理念都不一样,科幻的产品是要组装的,很多零件要在厂里预制好,到时候我们再自己拉一拉一车过来,一块一块装,一点点搭起来。

郭帆:对,那他也就走了。这个也很合理,换我我也这么干,你也会这么干。我们都是普通人,我们不是超级英雄。我看到过一张图,特别感动,是一个消防员冲向一片火海。这个人脱掉衣服,就是普通人,但他冲出去的时候,就变成了英雄。

比如有个镜头,修改了251稿,郭帆简单算了算,哪怕修改一次要三分钟,修改完也要12小时。而《流浪地球》的素材里,单单特效镜头就有四千多个,几乎每一个镜头都需要反复打磨。

记者:有没有哪些遗憾,是因为钱不够造成的。

郭帆:大刘本人也很重视感情,你说的不重视,只是停留在小说层面,因为小说和电影是两种不同的载体,我们会有不同的视角。小说可以很宏大,我们可以在宇宙的视角上去看待地球,它只是一颗微尘,你站在那个角度看地球的话,战争或者打架,都太无聊了。

记者:大刘原著里面有一句话,“漫长的航程里面,永远保持理智,这是一种奢求”,这句话也出现在电影里。但大刘的意思是在说理智的重要,但在电影里却变成对人类不理智的一种赞扬。

记者:你希望观众给你优待和宽容吗?还是说希望他们能公正对比你的电影和好莱坞电影?

遇到的技术问题很多,有时候也会遇到不可控的局面,最多一个镜头我们修改了251次,哪怕一次修改三分钟,那十多个小时也就没了。

记者:不过刘慈欣在小说里是不重视情感的,但电影里情感却成了核心。

我们竭尽了全力,现在还有团队里的人住在医院里,我们没有办法比现在做得更好,如果我们重新拍一遍,最后出来也还是这样,可能还不如现在。当然现在我们是进步了,但以我们那时的经验和技术来说,做成现在这样子,我觉得没有遗憾了。

以下采访经36氪编辑整理:

猜你喜欢

泉州网站建设 | 南安网站建设 | 泉州汽车网 | 南安汽车网 | 泉州房产网 | 南安房产网 | 南安购物网 | 南安人才网 | 分类信息网 | 网站发布网

公司简介 | 商业合作 | 广告中心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8 www.qzwzjs.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8011963号 邮箱:info@qzwzjs.com 公司地址:成功街水岸帝景A区

服务中心: 0595-86036039 联系QQ:2076448248

天辉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