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泉州网站建设 > 新闻中心 > 互联网 > 正文

人工智能强势入侵艺术圈,该不该为“饲料”知识付费?

来源:泉州网站建设   时间 : 2019-03-03 09:21  编辑 : 泉州网站建设

“这首名为《磬》的小诗甚至都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空灵。”文君子苦笑的赏析着:你难道不觉得似曾相似吗?尤其是最后一句,不就是洗稿了杜牧《山行》的“白云生处有人家”。

“艺术创作很多讲求意向、意境,不完全拘泥于规则。”文君子对此也表示赞同:就好像诗词,打油诗也是诗,一些意向混搭后的诗作,你完全无法用是否文理俱佳来判定,又谈何图灵测试呢。不像写文章,怎么都要主谓宾,比喻、拟人之类的,也不能瞎通感。

这个哲学分析,其典型案例或许还是“微软小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张书乐 洗稿的边界在哪?或许在于洗稿者到底是把信息变成了自己成长的“饲料”,

“这个背后其实就是深度洗稿。”文创工作者程车心在过去的一年,一直关注着人工智能的文创作品:写诗歌,可以根据创作的主题,糅合各种文库元素来进行排列,倒是在平仄上,人工智能的大数据和算法能够更精准。而绘画,往往是根据照片进行生成,然后组合上之前收集的各种艺术流派的元素,除了重写实的油画外,就算是更加写意的国画,也能依样画葫芦。比如奔马、虾,直接调取徐悲鸿和齐白石的数据就好。

高峰用了一个最简单的方式,来说明创意的规则是可以计算的:“黄金分割,被公认为是最能引起美感的比例。这就是道。只是艺术的道,还有许多。正是道可道、非常道。

人工智能强势入侵艺术圈,该不该为“饲料”知识付费?

1月,以畅销书《人工智能超级大国:中国、硅谷和新世界秩序》作者的名义,李开复在每日邮报网站上预言,未来15年内世界上一半的工作将因为人工智能而消失。

就在2018年10月,在央视综艺节目《机智过人》上,成功和2位人类画师比拼画虾,现场100多名观众没办法将道子找出,顺利通过图灵测试。

  • 机器人“小冰”2017年出版原创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
  • 递归神经网络“本杰明”撰写的9分钟科幻电影被拍摄出来;
  • 腾讯Dreamwriter写稿机器人如今每天写超3000篇稿件……

似这样人工智能“发表”过激言论的事情时有发生,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约翰·瑟尔关于创造力与理解力之辩。

他做出这一推断的原因则是“人工智能无法‘完全像人类那样’与人互动,缺乏同理心、同情心,无法进行人与人之间的心灵沟通。”

人工智能强势入侵艺术圈,该不该为“饲料”知识付费?

国外近来也开始了类似的探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程车心所指的案例,似乎指的是清华大学未来实验室那个能画国画的人工智能“道子”。

一个较为普遍认同的观点则是:一切艺术形式,都可以用算法来进行归纳总结。在过去,算法之名叫流派、风格或者套路。这和图灵测试无关,但和人工智能具有创作能力有关。

这首诗做的可好?文君子笑得有点诡异,话锋一转:平平平仄仄平平,很工整也很有些意境。不知由来的话,谁又能想到作者是人工智能“薇薇”呢?

他同时指出,精神病医生、社会工作者、婚姻顾问,以及小说作家、教师等都不容易失业。

人工智能的版权纠结里,别忘记了“教材”

用于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的“饲料”,往往决定了人工智能的成长和创作走向。

“蓝田泾水绕瀛洲,万里沧波一钓舟。此去不知人在否,白云深处有仙楼。”

人工智能强势入侵艺术圈,该不该为“饲料”知识付费?

“估计早期会出现一段野蛮生长、跑马圈地的做法。后期才会逐步地规范和秩序化。”王昊的说法得到了其他受访的文创从业者认同。文君子最后还笑称:只要人工智能不要养成天下文章一大抄的拿来主义,或变成蹭热点的裱糊匠就好。

对此,人工智能领域的一些专家则表达了不同的意见。

清华大学语音与语言实验中心设计的作诗机器人“薇薇”,号称已经通过了图灵测试。

或许这个调侃无解,但2016年,微软的聊天机器人Tay上线不久,被各种居心不良的网友通过聊天而“带坏”,学会了大量脏话和不良言论,而迅速被下线。

人工智能近年在内容创作领域十分活跃,但似乎还未获得广泛认可。

程车心称:相比许多有极强规范性,按标准件搭配的行业来说,文创领域往往规则极为抽象。一副孩子的涂鸦、一张毕加索的画,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人类创作,此处不谈艺术价值。

文君子揶揄说:洗稿还洗了一个现代人常常搞错的“通假字”。很显然是给人工智能喂“食”时,资料上就弄错了的结果。

或许亦是一个“洗稿”的证明。

“这是一个很容易陷入诡辩的话题,可人类在辩论谁是洗稿者时,往往忽略了一个极端。”从事诗歌创作十年的文君子在电脑前检索了一番,吟诵起来:

然而,关于人工智能创作的文艺作品是否具有版权的问题,则成为了更多人关注的话题。

【钛媒体作者介绍: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对此,北京市瑞银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昊说财富”互联网音频主播王昊律师,用人工智能创作音乐涉及的版权问题来进行了一番辨析:这是一个非常前卫又模糊的法律问题。一方面,从知识产权的原则上来说,谁使用谁就要付费,所以应当保证音乐版权的合法性,应当向版权组织付费获得合法的使用权。这里我们拿两个例子来做比较,第一,基因公司获得建立基因库时所获得的基因必须获得用户的认可,才能使用该用户的基因,第二,腾讯、京东、阿里等电商平台也要有用户协议才能使用平台用户的消费数据。

尽管大多数受访的文创工作者都表示,当下的人工智能文创作品,只是具有新奇性,而并没有实际的艺术价值。但一旦确权,则可能引发相应领域从业者对未来的担忧。

通过图灵测试?对文创领域就是笑话

人工智能强势入侵艺术圈,该不该为“饲料”知识付费?

文|张书乐

道子的创造者,清华大学未来实验室的博士后高峰就认为,为何取道子这个名,除了致敬“画圣”吴道子,这个道还是宇宙中的一个算法,或者说自然中的一种规律规则。

猜你喜欢

泉州网站建设 | 南安网站建设 | 泉州汽车网 | 南安汽车网 | 泉州房产网 | 南安房产网 | 南安购物网 | 南安人才网 | 分类信息网 | 网站发布网

公司简介 | 商业合作 | 广告中心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9 www.qzwzjs.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8011963号 邮箱:info@qzwzjs.com 公司地址:成功街水岸帝景A区

服务中心: 0595-86036039 联系QQ:2076448248

天辉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