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泉州网站建设 > 新闻中心 > 科技新闻 > 正文

摩拜被收购的这一年

来源:燃财经   时间 : 2019-04-11 12:40  编辑 : 泉州网站建设

摩拜被收购的这一年

本文为燃财经(ID:rancaijing)原创

作者/ 王琳苏琦

编辑/ 苏琦

2018年4月3日凌晨,摩拜被美团收购,作价27亿美元。

被收购后,摩拜不再像过去那般一举一动都牵扯着大家的神经。这一年里,摩拜人经历了业务收缩、高管离职、公司裁员等黑暗时刻。随之而来的,是员工不由自主的懈怠和疲惫感,业务推进难、节奏慢,直到摩拜单车连名字都丢了,他们才意识到,故事真的讲完了。

谈及过去的自己,这些谢幕者常常用不成熟来形容。但跟着明星公司在风暴中心厮杀了几年,他们其实已经被一同记录在了历史当中。

如今,曾经一万多人的团队只剩两三千人,摩拜人已经成为其他公司的一员。但一个名为“摩登时代”的离职群将他们联系在一起,那段梦幻的、激情燃烧的记忆成了摩拜人仅存的倔强。

摩拜易主

摩拜被收购的这一年

这是一场早有预兆的收购。

去年三月,曼宁大厦的保安早就察觉到了异样。他发现最近老是有陌生面孔出入大楼,甚至到了凌晨摩拜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他们经常开会到很晚”。

他不知道的是,楼上的会议室正在展开一场历史性会谈。这是共享单车领域第一笔收购案。但故事的最初,2017年12月,美团提出了对摩拜的小股投资方案,结果谈判推进艰难,“美团在收购还是投资摩拜之间摇摆了很长时间”。

当时的摩拜作困兽之斗。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摩拜的订单量明显涨不动了,随着天气慢慢变冷,订单开始下降,同时优惠力度也在减小。“收入较之前其实是更加健康的,但我们看不到财务数据,眼见着订单量不断往下掉,大家的士气进入低潮期。”周宇回忆道。

这种慌张在冬天达到顶点。2017年的冬天,戴威请来赵雷举办了一场热闹到场面一度有些混乱的年会。没有年会的摩拜却显得极为冷清,因为年终奖低于预期,且迟迟未能发放,一些员工开始陆续离职。

还在摩拜的李力觉得ofo是假嗨,铺张、浪费、烧钱,是为了自救(后来有供应商指出,这场年会费用未结清)。他甚至觉得这个时候收购ofo是个好时机,当时内部也不时传出某个周末跟ofo谈过合并的消息。

4月1日,摩拜董事会全票通过美团的收购方案,李斌、胡玮炜、王晓峰、夏一平都没有反对。但到了4月3日,故事发生了反转。王晓峰和夏一平投了反对票,李斌弃权,胡炜炜还是投了赞成票。

摩拜被收购的这一年

4月4日凌晨,摩拜易主的消息通过邮件告知了每一个摩拜人。李力并没有感到多少意外,“清明节前一周就在传了,大家都知道美团为了上市做高估值选择收购摩拜”。

薛佳甚至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她观望着自己leader的反应,“他不动我们都不会动。美团上市的可预期性要比摩拜独立上市高很多,所以被收购其实没有什么不好。”同时这也意味着,原本遥遥无期的期权兑换或许指日可待

4月11日,新主人王兴入主开全员大会,给出的许诺是摩拜单车继续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除了自己出任董事长之外原管理团队不变,摩拜联合创始人兼顾问王晓峰继续担任CEO,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继续担任总裁,投资人夏一平继续担任CTO。

但这个许诺似乎只是权宜之计。

涣散的摩拜,美团的意志

摩拜被收购的这一年

动荡从管理层开始。

仅过了17天,王晓峰卸任CEO,他并没有解释太多,只在朋友圈留下这样一段文字:“陪伴是最好的爱,过去这些年一直亏欠家人太多。”

王晓峰的离开让整个团队军心涣散。“收购当天我们leader都没有很紧张,但Davis(王晓峰)离开的那天,大家都很不开心。邮件发出来不到一个小时,leader立刻召集我们开会,说团队不会变,明显是在稳定军心。”薛佳告诉燃财经,“Davis平时杀伐决断都十分干练,看上去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管理者形象”。

情况并没有好转。CTO夏一平被调至负责“智慧交通实验室”,几乎约等于“出局”。“夏一平在团队里是出了名的有亲和力,平时工作群里每到过年过节就@他发红包。”周宇表示。一个月不到,CFO也选择离开。

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没有哪家公司被收购了,他的高管还留在这里。”张万全告诉燃财经(ID:rancaijing)

美团的意志越来越明显。去年10月底,美团点评赴港上市后进行首次组织架构调整。出行业务被划入LBS平台中,与LBS服务、无人配送等部门并列。这代表出行业务在美团点评内部权重下降,已经处于全面收缩状态。作为出行版图一环的摩拜,不可避免受到影响。

11月29日,摩拜工商信息也进行了变更,李斌、胡玮炜、王晓峰、夏一平均从股东中退出。

12月23日,胡玮炜卸任摩拜CEO,由摩拜总裁刘禹接任。她在公开信中说:“摩拜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爱,但最好的爱不是捆绑在自己身上,而是在合适的时间放手让其更快成长,现在就是我放手的最好时机。”

据悉,截至目前,“VP以上级别的人,只留下三分之一。

摩拜被收购的这一年

摩拜创始团队悉数退出,出行成了美团版图的小小附属,员工的工作量骤减。“业务很长时间没有进展,从入夏到年底,我基本上闲了半年。”张万全称。后来,摩拜海外业务收缩,“二三线小城市不投车,美团只打本地,没有出海的业务”。

周宇也面临同样的困境,“被收购后,摩拜已经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大招,我只是在不断重复之前已经验证过的工作模式。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决定要走,只是很舍不得大家。”

薛佳则明显感觉业务团队的同事开始变得很懒散,有一种等着被接手的感觉。之前需求每周都不一样,现在可能整整半个月讨论的还是同一个方案。“原先那些很干练的人,也会呈现出很疲劳的状态,节奏特别慢,大家的积极性已经调动不起来。”

离职潮就此爆发。12月25日,有员工称离职群一天增加了近200人。

猜你喜欢

公司简介 | 商业合作 | 广告中心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9 WWW.QZWZJ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8011963号 邮箱:info@qzwzjs.com 公司地址:泉州市涂门街胭脂巷39号(中闽百汇正对面二楼)

泉州网站建设 | 南安网站建设 | 泉州汽车网 | 南安汽车网 | 泉州房产网 | 南安房产网 | 哪购物 | 网站发布网

服务中心: 0595-86036039 联系QQ:2076448248

天辉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