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泉州网站建设 > 新闻中心 > 科技新闻 > 正文

共享单车下沉这一年:搜寻、追凶与反围剿

来源:泉州网站建设   时间 : 2019-08-13 10:12  编辑 : 泉州网站建设

虎嗅原创组作品 作者丨李玲 编辑丨李拓 褪尽一切明星光环,沦为寻常的共享单车所倡导的出行方式,也真正

共享单车下沉这一年:搜寻、追凶与反围剿

虎嗅原创组作品

作者丨李玲

编辑丨李拓

褪尽一切明星光环,沦为寻常的共享单车所倡导的出行方式,也真正开枝散叶。从满布钢筋水泥森林的一二线城市,共享单车的踪迹穿过山河,甚至来到四川盆地的某个小县城。

行业创立之初就面临的问题在下沉之后尤为突出——人为的恶意占有、倒卖、破坏,已成为共享单车的日常。

北京五环外,有人将100多辆单车割断锁拉到河北贩卖;东北锦州,投放自行车时须提前申请警方保护;在四川中部,有一条河每天都能捡到崭新的自行车……

共享单车下沉这一年:搜寻、追凶与反围剿

被扔到河里的共享单车

仅2018年一年,哈啰单车全国300多个城市累计拆掉私锁36万把,重量超过540吨。这意味着,每十几辆哈啰单车中,就有一辆曾被上过私锁。

而作为这一系列无耻的大型行为艺术的亲历者,共享单车运维人员每天的工作就是耐着性子忍受对方的谩骂,却很少对对方还以厌恶或敌意,正如他们自己所说:“如果没有这些行为,就没有我们运维存在的价值。”

虎嗅选取了共享单车下沉的三个典型区域——四川中部某县、辽宁锦州、北京五环外,跟当地的运维大哥聊了聊,以一线人员的口述形式,还原几段共享单车下沉的荒诞故事。

四川中部某县:“怎么就碍着你们出租车了”

讲述者:王宏,四川人,四川某县运维经理,工作1年。

我们县投放的单车数比大城市少很多,2019年3月份才开始,总共投放1000辆。6月中旬,县城举办公益骑行活动的那天,我和同事遭到出租车司机的围堵。

当天早上8点半,现场刚准备好,突然来了很多出租车,司机们情绪激动,他们推倒了原本整齐摆放的车辆,还喊着“不要在这儿摆”。到10点,事态已经很严重,现场聚集了大概三四十位司机,他们用出租车围堵现场,周围交通一度瘫痪。

我在现场维持秩序,还出示了证件,对方根本不看,也不让同事扶车子,还骂人“锤子”。当地志愿者和市民主动跟司机解释:“共享单车跟你们并不冲突啊,怎么碍着你们出租车的事了。”司机们却不领情:“你不开出租车你不清楚,我们今天就要围在这里,就是要把这个事情搞大!”

实在没办法,我只好报警。在警察的指挥下,出租车和三轮车逐渐撤离现场,附近的交通也恢复通行。

其实活动前一天晚上,就有出租车来警告过。当时我和7个同事在调度车辆,五六辆车租车开过来,让我们挪到郊区去,“不要把车放在这个地方“。

可活动筹备很久了,场地也在相关部门报备获批,但他们不听解释,态度非常强硬,为避免冲突,我把车从场地撤下,在凌晨三点的时候,又重新运回。

两次被出租车司机围堵,现在想起来仍心有余悸,但我觉得这是误解。在投放前,我们做过用户调研,当地的用户反馈是,路程超出1.5公里,绝大多数人会选择坐出租车,“连电瓶车的使用半径都在一两公里以内。”不过自从滴滴进来后,当地人的确更喜欢比较规范的网约车。

共享单车下沉到城市化程度有限的县城,很多人认为丧失了原有的“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需求。可投放单车5个月的后台数据显示,我们县对共享单车的需求很旺盛。

事实上,县城的交通方式很少,公交线路十几条,覆盖不到的盲区太多了。以往人们中长途出行只有打车,短途出行靠走路。共享单车的进入,恰好补充县城的公共交通缺失,还可以扩大人们平时活动的半径。我发现,现在周末骑车出去游玩的人多了,很多人骑着单车在县郊附近溜达,野餐。

共享单车在县里的受欢迎程度出人意料,用户也自发成为粉丝,现在已经有三个粉丝群。他们会自发做单车周边,印带有单车Logo的衣服,闲暇之余主动组织志愿者寻找失联车。

但与此同时,破坏行为也从未断绝过。

从重庆“骑”到了四川

在小县城,共享单车遇到的最大问题还是有人总想着占便宜、图方便。后台的移动轨迹显示,一些车辆在两点之间疯狂来往,明显是把车藏家里自用;有人总爱把小孩放车筐,提醒后立马改正,但下次骑车依然再犯……

我们偶尔还会遇到一些奇葩。我还管着五个县的运维,去年投放了某个县城,单车刚到没多久,就有两辆被拉到大马路烧了。同事闻讯赶到现场,车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只能从一些零部件辨认出是共享单车。警方的调查结果让人哭笑不得,原来是一个醉酒老汉干的。

今年5月,后台显示又出麻烦了:一辆单车被异常挪动,运行轨迹诡异,挪动距离也特别风骚,竟从重庆市区跑到了200多公里开外的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

我们最终在达州大竹县的高速出口拦住这辆“跑路的单车”,拉它的人是位长途大货车司机。这司机特意挑了辆崭新的车,想拉回大竹给家里用,但没想到走这么远还有人追。堵到他时,他一脸的无辜:“唉,我真不知道我们大足也有哈啰单车。早知道不拉了。”

共享单车下沉这一年:搜寻、追凶与反围剿

被私占的共享单车

私占情况实在太普遍了,共享单车要承受的还有人们没有来由的泄愤。

今年4月,我在一条靠近小河的马路边调度车辆,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提起单车就扔到河里。我告诉他我是运维人员,并警告他,扔车行为已被录了视频,没法狡辩。他很慌张地向我道歉:“对不起,我情绪不好,不该把车扔河里。”

四川的水系发达,县城的小河流尤其多,单车一旦在水里泡久了,零件全部需要更换,损失较大。所幸,这辆单车只是更换了部分零件。

这些人不止会把共享单车丢进小河,还会扔进大河甚至江里。

7月末,后台总显示有车定位在一条大河里,安装在车锁的定位器,每隔一段时间往后台发送的位置,都显示在这条河里。夏季河水本就在汛期,扔到大河里容易被冲走。幸亏车被扔在河边,陷得还不是特别深,才捞得上来。

投河处附近就有一个单车停放点,每天晚上停十几辆。警方调取监控发现是同一个人作案。这个人一连几天晚上,先把车骑出一段距离,到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再扔河里。

猜你喜欢

泉州汽车网 | 南安汽车网 | 泉州房产网 | 南安房产网 | 泉州网站建设 | 南安网站建设 | 泉州人才网 | 哪购物 | 网站发布网

公司简介 | 商业合作 | 广告中心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9 QZWZJ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8011963号 邮箱:info@qzwzjs.com 地址:泉州市涂门街胭脂巷39号

服务中心: 0595-86036039 联系QQ:2076448248

泉州市天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