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泉州网站建设 > 新闻中心 > 科技新闻 > 正文

医疗资源每年浪费一两万亿,背后是一道最难解的分子式

来源:泉州网站建设   时间 : 2019-08-19 11:41  编辑 : 泉州网站建设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八点健闻,撰稿|谭卓曌、毛晓琼 “医疗资源浪费严重。全世界医疗资源浪

医疗资源每年浪费一两万亿,背后是一道最难解的分子式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八点健闻,撰稿|谭卓曌、毛晓琼

“医疗资源浪费严重。全世界医疗资源浪费在20%~40%之间,我国一年的医疗费用为五六万亿,20%的浪费就是一万多亿,40%就是两万多亿,非常的吓人。”

8月17日在上海举行的2019价值医疗高峰论坛上,上海市卫生和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举出了这样一个“吓人”的数据。

世界银行集团健康营养与人口全球实践发展局卫生专家刘锐,在当天的论坛演讲中给出了美国的数据——“美国每年花费在不需要的医疗服务上的资金,一度达到7500亿美元,占卫生总费用的30%”。

一方面是严重浪费,另一方面是患者得不到有效的治疗,“获得感”普遍低下。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怎么解决?

与会的专家提出的解决之道是——价值医疗。

那么,什么是价值医疗?

价值医疗可以简化为一个分子式:分子是医疗的疗效和患者的健康产出;分母是为此支付的总量成本。数值越大,则价值越大。为增加价值,一是着眼于提高产出,一是着手降低成本。

前者涉及供给端改革,务求实现更有效的医疗服务、更大的患者满意度,更高的健康水平;后者则涉及支付端改革,以期降低医保基金与患者的负担。

价值医疗的理念源自美国,在中国倡导不过数年,期间适逢“三医联动”的新一轮医改涉入“深水区”。短短数年间,中国医疗卫生界的各方人士几乎同时认识到,上述看似最简单不过的价值分子式,实则是一道最难解的算式。

盖因价值的分子几乎没有理论上限,而分母则有当代社会整体成本的硬性约束。且分子与分母处于持续的动态演进之中,单一向度地调节分子或分母,皆会导致过犹不及的负面效应。

价值算式是一道考量微妙平衡的算式,难解,但必须解。2019价值医疗高峰论坛,是健闻团队举办的第三届同主题论坛。围绕“价值医疗”这个老话题,与会专家的探讨激励且富有建设性。这道算式或许并无终极答案,但探讨与实践本身正在迈向解决之道。

政策正逐步往价值医疗方向迈进

价值医疗的概念最早由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迈克·波特提出,并由奥巴马政府推行。其背景,正是基于美国医疗资源的投入产出比低下,在发达国家阵营中处于垫底的位置。

中国政府于2016年正式倡议“价值医疗”的医改战略。当年,财政部、国家卫计委、人社部等三个中央部委,与世界银行、世卫组织联合发布《深化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政策总论,首次提出“建设基于价值的优质服务提供体系”,报告中同时指出 “价值医疗”将成为全球医疗卫生制度改革的核心。

价值医疗的通常定义,是指通过改革医疗服务提供体系,同时实现三个目标:更好的医疗服务、更高的健康水平,以及更加可负担的医疗成本。

在医改实践中,价值医疗旨在建立医疗服务和健康结果之间的有效联系,从而实现从服务量和盈利为目标,向以患者健康结果为目标的转换。

从2016年至今,价值医疗在中国医疗界被屡屡提及,成为大家耳熟能详的“关键词”。2019年6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指导意见》。

在国家卫健委中国人口宣教中心主任姚宏文看来,这是在国政策层面对价值医疗的进一步重申。“从以疾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从注重治已病向治未病转变,从依靠卫生健康系统向社会整体联动转变,国家出台的一系列政策都体现出价值医疗的核心理念”。姚宏文在8月17日的2019价值医疗高峰论坛开场致辞中表示。

出席当天论坛的上海市卫健委主任邬惊雷表示:“无论是‘4+7带量采购’、提升县域医共体服务能力,还是精准医疗的推进和普及,医改到现在,可以看到我们政策的制定和执行都逐步地在往价值医疗方向迈进。对于服务提供方来讲,就是要去除那些不合理的、不合规的、无效的医疗服务”。

什么是不合理、不合规和无效的医疗服务?

当天的论坛上,出现了一个小“插曲”。

上午的演讲结束后,嘉宾进行了短暂休息。深圳市卫健委体制改革与卫生健康处处长李创却例外。他受邀参加当天下午的圆桌讨论,但在听完上午会议之后,对于价值医疗的实现路径,有了更深的体会。于是在中午,他马不停蹄地临时准备了一个“不在议程之内”的演讲。

“公立医院运行效率看起来是最高的,一个医生看一百多个病人,几乎是三分钟看一个病人。但很多人得了一次病,跑了五家医院,也不一定看好。这样一个服务体系有效率吗?”在演讲开始,李创就抛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

金春林同样提出这个问题,“一个农村的患者生了肿瘤,从县医院看到省医院,从省医院看到上海的大医院。在上海这个医院看了,还要到另外一个医院看,看了内科还要看外科,看了外科还要看肿瘤科、放射科、营养科”,一系列流程走下来,患者体验非常差,医疗资源也浪费了。

李创提出的另一个浪费,来源于医保支付的导向,“现在的医保是看了病才给钱,不看病不给钱,这样造成过度医疗,全中国的老百姓都要去找一个医院的熟人拿药,每三个月换一批,这样的浪费是很大的”。

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毓辉也有相类似的看法,他认为目前存在的问题,一方面是大部分的钱用在药品上。“1990年时,卫生费用里面接近一半是药品费用;后经多年改革,至2017年药品费用支出仍占到34%。而欧洲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是20%,日本和韩国大概都在21%左右,药占比高绝对是低效率的显现”。

“另一方面是预防不到位”,张毓辉说,医改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患病率、发病率不断上升也是事实,如果预防不做好,医疗费用就会不断地上涨。

“腾笼换鸟”,该换进“什么鸟”?

与会专家的共识是,价值医疗的第一步,就是做减法,将无效的、失效的、低效的一一革除,将更优质的、性价比更高的变为普通人可及的、“应得”的。去伪存真、去粗取精,剩下的自然是“有价值”的。

金春林认为:“实际上价值医疗的实践已在广泛展开,尤其是2018年国家医保局成立以来,药品零差率、高值肿瘤药进医保、药品带量采购,以及今年8月初出台的有关医疗耗材的治理方案,都是价值医疗活生生的例子”。

在当天的论坛上,“腾笼换鸟”这个词被反复提及。

所谓“腾笼换鸟”,核心就是改善用药结构,为公立医院改革腾出空间。比如用治疗药替换辅助药,用创新药替换专利到期药,用医疗服务替换药品等。

猜你喜欢

泉州汽车网 | 南安汽车网 | 泉州房产网 | 南安房产网 | 泉州网站建设 | 南安网站建设 | 泉州人才网 | 哪购物 | 网站发布网

公司简介 | 商业合作 | 广告中心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9 QZWZJ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8011963号 邮箱:info@qzwzjs.com 地址:泉州市涂门街胭脂巷39号

服务中心: 0595-86036039 联系QQ:2076448248

泉州市天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